尋找光的記憶_光的課程習修筆記

每當提到「前世回溯催眠」,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2002年,在喜馬拉雅生活空間,第一次與 Toni 和 Vicki 見面時的對談。
當時, Toni 知道我是由「NGH認證的合格催眠師」,便詢問我:「你有在幫人做前世回溯催眠嗎?」、「有想要發展這一個區塊嗎?」、「要不要試試發展這一區塊?」

當時,我回答 Toni 說:「我的前世回溯催眠還沒有成功的案例,所以還不考慮發展。」
之後的幾年,也曾遇到一位相當相信前世回溯的催眠師一直在「催眠」我:「你是要前世的,你要去相信!」、「你現在不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相信的!」

最近,一直有一個聲音在提醒我「尋找光的記憶」,
這不只是要我「尋找光的記憶」,
同時,也要我協助一些光行者「尋找光的記憶」。

即然是「尋找光的記憶」,這又似乎是「前世回溯催眠」了! =.=
身體、情緒、感受、思緒,又不由自主的抗拒起來。
經過這一陣子的探索,我發現到,我一直抗拒的原因,
是不希望讓人有一個「推卸責任的理由」!
讓這個「推卸責任的理由」防礙他們自我覺醒的進展。

然而,「尋找光的記憶」這個聲音,
除了提醒了我「目前的人生使命」,
也提醒了我「目前在宇宙中的角色」,
也就是協助光行者們「尋找光的記憶」。

至於,若問到「尋找光的記憶」,那可以做什麼?
可能您可以在靜心中,向內在詢問一下:「尋找光的記憶」可以做什麼?
如果您有需要,那我可以用催眠來協助您「尋找光的記憶」。

在當下,我則很清楚的知道,
我要先釋放「前世回溯可能成為被催眠者,當做一個推卸責任的理由」的批判。
這樣子我才有辦法執行屬於我的任務。

定宇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