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4/4 金色之光_轉化之光(化憤怒為祥和)

總是記得十多年前有一位講師在課堂外,和我分享一段話,他說:
 我在課堂中說的話,如果刺痛了你,你應該去想想你是那裡受傷了?
 課堂中大家都同樣聽到我所說的話,他們都沒被刺痛,而你卻傷到了,那必定是你心中有痛,所以才會傷到!

多年來,這段話一直提醒著我許多事。因為,當這句話做些詞句的替換時,則可以有不同的提醒。例如,在《光的課程》金色之光的習修中,金色之光常會和「化憤怒為祥和」有關。
此時,那段話若將詞句換成:
 同樣的一件事,如果讓我生氣,那我是否該想想到底是什麼讓我生氣?
 要不然,同樣的事,未必別人就會生氣,那我為何生氣?我到底在生氣些什麼?

例如:
 同樣是開車闖紅燈。
 看到別人開車闖紅燈,心中沒什麼感覺。
 別人開車闖紅燈,差點撞到走在斑馬線上的我,也未必會有什麼反應,
 別人開車闖紅燈,差點撞到『帶著女兒走在路上的我們』,那我會相當生氣,沒有這麼容易就算了。
  (這點我會報警處理,印象中他除了闖紅燈之外,還會加上一條未禮讓行人,有沒有另外一條妨礙<行的自由>可能又是另外一件事了,但為了這個憤怒我一定會報警。)

 若稍微探索一下,
 別人闖紅燈,這根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我沒什麼感覺,頂多有時OS一下。
 但如果闖紅燈,又差點撞到我,畢竟我是個成年人,還有點閃避的能力,所以反應就也不會那麼大。
 可是,今天如果闖紅燈,還差點撞到『帶著女兒走在路上的我們』(我也曾遇到『我騎車載著女兒,結果對方闖紅燈差點撞到我的機車』),在我內心深層的定義,這叫做「謀殺」(可能別人認為那有那麼嚴重,但在我內心深層的定義,就是「謀殺」)。
  首先,小朋友對危險沒有反應能力,今天闖紅燈差點要撞到小朋友,那這要怎麼算?
  雖然是,大人帶著小朋友過馬路,大人理應有足夠的反應能力,但有沒有想過,大人今天還要照顧一個沒有反應能力的小孩,他還真的有足夠的反應能力去應付「突然闖紅燈的車」,那在我的認知中,這就叫做謀殺!

 至於,這種想法該不該轉化?
 這種憤怒該不該化解?
 沒有標準答案。
 
 若是,有意願想要轉化憤怒,
 有想要試著轉變內在的想法,
 在《光的課程》中,金色之光,可以試試,或許會有新的想法與新的處理方法出現。

2015/4/4 金色之光_轉化之光(2)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