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長期標榜「釐清」問題的定宇,這個案例算是蠻棘手的。

案主來的時候,從感情詢問到事業,過程中一直覺得案主很不順。不但感情不順,也包容近期所徵試的工作,也很不順。

最後我們進入了一個蠻關鍵的問題:「是否要在今天去進行官司的提告!?」這對我是蠻富有挑戰的,也蠻棘手的。


原本案主很想避免去進行這個法律程序,所以遲遲未提出來這個問題。至於這個問題棘手的原因則是,定宇一直不希望去建議一個人該做什麼事,然而當這兩張代表「今天去提告:《塔羅牌小牌寶劍四》」與「今天不去提告:《塔羅牌小牌寶劍十》」出現時。我則提醒案主:「依照牌面提供的訊息,《塔羅牌小牌寶劍四》代表還在思考要不要,而《塔羅牌小牌寶劍十》則是已經焦頭爛額了。若由我來建議,你還是去吧!由牌面上看起來,你目前雖然是《塔羅牌小牌寶劍四》在思考要不要去。但是如果你不去,則是《塔羅牌小牌寶劍十》的焦頭爛額。一般經驗中,與其是《塔羅牌小牌寶劍十》的焦頭爛額,還不如去好。至少可以讓自己獲得一個心安。」
我也提醒案主:「這官司未必會勝利,然而對你目前的心靈創傷,則是一個蠻重要的安定力量,所以我也會支持你去。」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