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在看孟浩老師網誌:「一般來說,事件占星認為星盤格局的貴賤吉凶,可由星曜力量的旺弱喜忌來決定。所以,事件占星一定要看出這個命格是富貴顯達,還是貧病交迫,或是犯法入獄。」(引用自:李孟浩的心理占星塔羅與花精:事件占星論命盤格局必然顯貴必然貧賤的迷思 - yam天空部落

不禁讓我想起曾有學員和我討論:
「事件占星的論述,為何衰運居多?」
「事件占星的論述,為何比較多的凶險?」
進而,有這部份我們討論到「事件占星」與「心理占星」的不同點在那?

定宇目前的回答則是:



一、個案的實戰驗證的「累積量」與「標準」
 如果,我們以研究占星學的立場出發時,個案的實戰累積就很重要了。這個時候,我們則涉及到個案的來源。
 首先,可以思考一個最簡單的問題:「什麼人會來找命理師?比例有多高?」
 我常會遇到一些有自信,很成功的人,他們都會很不屑的說:
 「就是沒有自信,才會去找命理師!」
 「就是無法成功,才會去找命理師!」
 或許,定宇可以將他們的話,換個角度說:
 「當一個人如果事事順利時,他可能就沒有心靈探索的渴望了,也可能就不會尋求命理諮詢了。」

 此時,我們再來想想,這種狀態之下,多數的占星師會累積到什麼樣的案例?
 答案也很簡單,大概就是「遇到困難的案例」。
 然而遇到「順境」的案例呢?遇到「成功」的案例呢?
 那只有看占星師的機運,有沒有機會遇到?
 又或者他夠不夠積極努力的去收集「順境」的案例,供他研究。
 
 人多少會有困境,所以當然會遭遇「困境」的案例。
 所以,心理占星師也會遇到經歷「困境」的案例。
 然而,定宇較常遇到的,想要進行心理占星的客戶,除了想知道自己的未來發展之外,更多的是對自我內在的探索。
 當以對自我的內在探索為出發時,往往這些人可能都是經歷過大風浪,平安順利的人。

二、客觀性
 偶爾,定宇會聽到客戶回饋:「他很感謝是遇到這種不會太武斷的占星師」。我無法說這種論斷對客戶到底是好還是不好,畢竟「整體占星塔羅諮詢的結果評估」決定權在客戶。我也只能盡力做好當下的角色而已。
 早期曾和一些心輔人員的學習時光,學習到的一些基本的心輔態度。所以現在定宇也常會用「心理」這兩個字提醒自己在諮商時,要保持一個「客觀性」。換言之,也就不會用星盤來論一個人的貧富貴賤。

 或許,可以換一種角度來說:
 你是希望在「星盤中找出這個人活在這個事件的可能性」(又或者是「用這個星盤來檢查這個人」),還是「透過對這個人的認識,來評估他活出了那些占星命盤的能量」。

 心理占星論命,進行模式會比較傾向於後者。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