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阿P的NLP催眠回饋文

文/阿P
  
  在參加這次活動之前,已經因為感情的事情反覆找了定宇老師算了數次塔羅牌。答案大多很有一致性的指向幾個結果:思想和成長的落差、我對情感太悲觀、好的結果會來,只是需要耐心等待。由於我總是無法對這份感情完全肯定,有很多的猶豫不決,即使答案就擺在眼前還是不停想問,於是定宇老師建議我參與一次這樣的過程,也許對我現在的問題會有所幫助。
 
    這次NLP的主題是從一次爭吵中出發,去看能否改變我們的溝通問題。藉由改變我、對方以及第三人的視角,就像撬開可樂瓶蓋似的,改變我對這件事原本的看法,或者說是從本來只是模糊隱約的資訊,變成可以付諸行動的概念。
 
  在進行NLP之前,我對於這一次爭吵的看法是:我們的溝通裡,我是弱勢的一方,對方是強勢的一方(也正是之前塔羅牌的建議)。如果我想繼續這段關係,我就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並且繼續扮演弱勢的角色,否則只會換來爭執。因此,當我以「我」的角度重新經歷這一次爭吵的經驗時,我更加確定自己內心的想法。
 
  當視角轉換成對方的時候,有點類似同理心或是將心比心的概念,不免看得出自己原先思考時想不到的一些盲點,以及在對方眼中無謂堅持的自己,其實是幼稚的,至此我發現,同理心的發揮其實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平常老掛在嘴邊,然而直到經過這樣的練習才真的能實踐。
 
  當視角轉換為第三人的時候,跳脫當局者迷的框框,我能更明確的給自己建議: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解決問題?無論想了多少個答案,都比不過具體的作為有用。而當我進一步用抽象的方式去看待我們的時候,我看到了高大的對方,和渺小的自己。高大的對方是我無法改變的,我們也不該因為無法改變的事情而痛苦。然而我看著那渺小的自己,不由得心生一股厭惡,為什麼要讓自己那麼卑微?卑微的自己,連對方看了也會討厭,或許對方高而我低的狀態無法扭轉,然而讓自己維持適度的自信卻是必要的。
 
  這次NLP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收穫,就是讓我知道在溝通上,該如何面對這種高低姿態的差距,之前塔羅牌就有提醒我這一點,然而經過這樣的練習,我懂得去用適度自信的自己去面對,這樣能過得自在而不壓抑,也能跟對方有更好的配合。

原網誌:http://tonyankh.pixnet.net/blog/post/36684600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