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Betty 的NLP催眠回饋文

認識謝老師兩三年了,一直以來是找他算塔羅和占星,在今年過年前,再找謝老師做一次塔羅占卜。

在閒聊時,謝老師有跟我聊到他準備轉型往NLP方向發展,我很好奇當場問了:什麼是NLP,那NLP能夠做什麼?

之後我就問謝老師:如果我常常會感覺到莫名的憤怒,是不是可以用NLP做調整?

也因此我就跟謝老師約了1月9日,請謝老師幫我這個狀況做個調整、轉化。

我自己本身有個三歲的小孩,聽說三歲的小孩是步入人生第一個叛逆期。時常在管教他的時候,都會因為他的調皮行為,讓我的憤怒指數突然往上直飆,雖然自己知道每一個小孩都是一個需要我們去尊重的個體,但是就是做不到心平氣和跟他好好的講,最後小孩總是在憤怒之下被我打了。在事後檢討時,心裡總覺得應該還有更好的方法來管教、引導他。
1月9日跟謝老師約了,想做憤怒情緒的調整。在調整過程時,我甚至追溯到,在我兩歲的時候,看到父親因為我在哭,而他暴怒之下掐著我的脖子。嘴巴一直罵著:這小孩子很壞。我母親一直在旁阻擋父親的動作,將父親推開。看到這個的時候,我自己感覺到非常的驚訝,因為這一段是我長大之後從來沒有的記憶,而當下也很懷疑自己看到是不是真的。當我把這個問題問謝老師時,謝老師只跟我說:等一下你可以帶著資源,試著去走過去的這個點,無論是真的還是假的,只要可以帶著資源調整過來,那對我就是有幫助。就這樣子,我帶著資源調整了幾次,直到我憤怒的情緒轉變為平和,我的畫面轉變為快樂的。

在那一次調整完之後,我也一直很質疑,這真的有效嗎?畢竟這憤怒的感覺也一直跟著我好久了,然而在我回到家之後,接下來幾天跟小孩相處,小孩同樣再做著很調皮的動作,我還是會罵他。但是,這時我卻發現,我罵的不是那麼順口了,好像罵到一半會罵不下去,甚至也會想,他再皮下去,乾脆就是用打的。可是也很奇怪的一直沒有打下去,尤其是在打的念頭閃過時,好像就會被什麼東西中斷的感覺,情緒也沒有那麼憤怒了。在這個時候,我才肯定了我真的被調整了。

現在,我也期待著,在那次調整之後,我與小孩的關係會更好,也期待我小孩長大後會成為快樂的人。因為我知道母親是憤怒的,小孩也會承襲了母親的憤怒成長。看來NLP是做對了。謝謝謝老師給我這次這個機會,去了解、去接觸NLP,也讓我成為一個我希望成為的人。

Betty

原網誌:http://tonyankh.pixnet.net/blog/post/36675464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