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鐵盒子中,拿起民國91年由大安銀行拿回來的資料,再拿起手邊的打火機點燃這份資料,將他焚毀這是一份,在民國81年4月份,被人冒用身份證開設支票人頭戶的資料,無法妥善的為自己處理,這是我心頭的一個痛。

另一個痛,則是這讓我回想起81年4月5日與家人的爭執!在那天,與家人的爭執,牽涉到了我的人格自尊的保衛,也因此引發了我長年來對家人的憤怒與不滿。在爭執的過程中,我可以一一數落各項事件不滿的發生時間,就以當時記憶的能力,是可以將事件追溯到「秒」!也在那個時刻,瞬間醒悟到「自己對家人的怨念是如此的深,居然可以為了一件事,而把事件發生的《秒》都記憶下來!」,而也在那一瞬間,強烈的告訴自己:「要放下所有悲痛的記憶,特別是跟家人的怨念有關的記憶!」。或許,也就是這個放下,也讓我放掉了許多記憶的能力吧。

在一邊處理過往資料的過程中,也一邊提醒著自己要慢慢的想方法取回過往的能力。

光行者 定宇 2008-10-10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