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宇常說「塔羅牌是一個可以協助客觀評估現況的工具」。

今天有一位個案來
卡爾迪咖啡廳喝咖啡,等他注意到定宇有在做塔羅占卜的服務時,他來詢問定宇,他的問題是不是可以占卜?原本他想知道「債務人是否有心願意處理債務的事宜?」,重點比較是聚焦在「債務人的態度」。

依定宇的經驗,債務處理的過程中,實在有太多的未知事件,誰能保證事後會如何發展呢?所以多半定宇都會請對方好好的思考,是否有那些事情是自己可以做到的,至少在我們份內要先做好才行。

首先,問卜者詢問:「這個債務處理的狀況會如何?」,問卜者主要是想知道他所借出的血汗錢能不能拿回來。抽到三張牌「逆位的塔羅牌小牌金七逆位的塔羅牌大牌審判正位的塔羅牌小牌寶劍九

定宇:「牌面看起來不太樂觀,看起來初期錢投入了,然而目前在處理的過程中你是被對方吃的死死的,而如果《正位的塔羅牌小牌寶劍九》,畢竟這還好是正位的如果狀況好些,可能是小小的擔心,或回收的錢較少。差一點的話,很可能錢會拿不回來」

在問卜者簡單的描述了他的概況,又提到過一陣子要簽約的事件。

定宇則將解答修正為:「由這張《逆位的塔羅牌大牌審判》看來,似乎在提醒你做好基本的準備,盡可能不要被對方吃的死死的才好。」

之後問卜者就開始談到簽約的事,又想詢問這個簽約會不會有狀況?
抽出「逆位的塔羅牌寶劍侍者
定宇:「這張牌看起來是有點欠缺評估,你得留意一點。」

看問卜者納悶的神情,定宇稍微再與他聊一下,才知道這回的簽約是跟本票與協議書有關。
定宇則針對這張「逆位的塔羅牌寶劍侍者」,繼續補充說明:「如果你在簽約之前,能夠再僅慎的將協議書與本票好好的看一下,不要再被對方給拐了就好。」

在那時候,定宇覺得問卜者突然陷入兩難的困境,問卜者針對到底簽還是不簽傷腦筋,此時問卜者又抽出兩張牌:「正位的塔羅牌小牌寶劍一(簽約)、逆位的塔羅牌大牌月亮(不簽)。」
定宇:「由這張《正位的塔羅牌小牌寶劍一》來看,我覺得有呼應到一開始抽的《正位的塔羅牌小牌寶劍九》指引簽約比較有利,而另外一張牌,則似乎會讓你陷入夜長夢多傾食難安的狀態。」

再和問卜者聊了許久,問卜者則想知道到底是「協議書」或者是「本票」會出問題?。這回抽出了「正位的塔羅牌小牌金幣八逆位的塔羅牌大牌世界
定宇:「由這兒看起來,協議書是的你只要到時稍稍的再檢閱一下即可,而本票似乎要多加留意,本票出的問題可能比較大。」,定宇停頓一會,接著繼續說「或我們更簡單的去想,他之前都會跳票了,那本票難到不會再跳嗎?所以你可能要再想想,有沒有更佳的王牌!」,
接下來定宇一邊說著:「或者你也可以考慮把本票和協議書合併處理可能又會是一個方式?」,一邊將「正位的塔羅牌小牌金幣八」與「逆位的塔羅牌大牌世界」重疊在一起。

《之後雖然還有和問卜者的對談,然而與問卜者的實況摘要到此為止。》 


 
後記:
其實在過程中,問卜者有詢問到,「到底是那部份會出問題、要注意,能不能看得出來?」,基本上定宇比較沒辦法,用幾張牌為問卜者回答到底是那兒有問題?(大可以大到很釐譜的出錯,小可以小到只是一個用字的疏忽)。到是問卜者想到些什麼,針對他所想到的部份去進行細部的評估。所以當時問卜者鎖定了「協議書」與「本票」。

卜後心得:
這幾天的塔羅占卜,開始慢慢的少寫字了,感覺沒寫字的狀態之下,能量似乎有另外一種流暢度在,相當的順。而在今天自己會覺得,在塔羅占卜的過程中,見到牌的一瞬間,會有瞬間的靈感,瞬間的解讀。而當這一瞬間之後,似乎就開始冒出許許多多的思考了。

像當見到:「《正位的塔羅牌小牌寶劍一》」會覺得與「《正位的塔羅牌小牌寶劍九》」相呼應。(這點是定宇特有的塔羅牌解法,怎麼做到這一點,定宇也不太清楚。)

當提到「或者你也可以考慮把本票和協議書合併處理可能又會是一個方式?」。
定宇也就會突然想到,年輕時在汽車租賃時簽的合約書,該合約書的型式是「一張大紙,一聯為合約書,一聯為本票」。當租借出去的車平安返回時,汽車租賃公司才會將本票作廢的經驗。(正好這點可以讓他思考,本票和協議書不要分開處理的事宜。)

另外,也有提到一些如何將現有的重要資料,合併一起在協議書當中的處理方法。

今天的問卜者在最後也說:「等回去之後,再好好思考一下有什麼東西可以準備,明天再向法律顧問詢問。」
定宇覺得問卜者的觀念蠻正確的,不論是利用塔羅牌占卜討論出的任何方法,定宇也都覺得還是得回歸到「專業人士(法律顧問)的意見」的實際面去落實和運作為佳。

2007 . 11 . 22 占星塔羅師 謝定宇 Tony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