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由心理塔羅來進行質性分析的好處之一,是能夠尋找「做」的方向,透過「做」來參與事情的演變,更進一步掌握局勢,甚至是能夠爭取事情的主導權

透過心理塔羅的質性分析,進一步尋找比較符合您「個人價值觀」的方向,是極為重要的一件事。


如果要讓一件事往你想要的方向發展。
我主張:「在一件事情當中,要擁有足夠的主導地位」。
也就是除了「掌握局勢」之外,則是「在這件事情當中,我還能做些什麼」?

 「做」的好處,是讓你能夠更確實的「參與」這件事,其次則是在「做」的過程中,會慢慢消除掉對不確定未來的焦慮感,人會變的比較踏實。

和一位女生進行塔羅占卜,由上午九點進行到下午兩點,總計五個小時。
討論的主題都繞在「要如何和對方在明年春季結婚?」
可是,他的曖昧對象幾乎都在國外,所以從事業方面的「我到底要跟隨他,一起到國外打拼?」,「還是要把他帶回國內,重新建立新的事業?」,到家庭方面的「我是不是要把他帶回家,和父母先見一次面?」,甚至會思考到「自己是不是要到國外與對方培養感情?」等等之類的。

在塔羅占卜的過程中,我只能感覺到問卜者一直「心急」著想要要處理這個問題。

等聊到很後面時,才讓他說出重點《當事人的最終的目標:希望可以在「一年內結婚》,所以才會造成他的心急,甚至讓他十分認定目前認識的對象。



當知道她有著「一年內結婚」的目標時,定宇則在開始思考,是否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們的關係由「曖昧到明確」,甚至是「直接論及婚嫁」。

當然,若是鎖定目前的曖昧對象時,所抽出來的牌面,有一點暗示要問卜者要從女強人的姿態,變成小女人的狀態來催化這段關係。然而這跟問卜者目前的處世個性極矛盾。短期內可能是極為困難的一件事。然而如果可以將「時間」設定的比較久一點,或許這組牌面還有解套的機會。(當我提出這個建議時,問卜者當場極力搖頭,除可明確知道問卜者不同意拉長這個建議,也因此才進一步的讓他說出想要「一年內結婚」的目標。)

這時定宇則是將「時間」焦點,轉向到「標準放寬」:「即然是要一年內結婚,那是否還要鎖定在這個人身上?如果不是的話,那你又要怎麼做?」問卜者的心情上面,似乎有些鬆動。在離開時,回饋說,有考慮要重新開發對象,以達到「一年內結婚」的目標。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