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把心理學的理論和占星學的架構進行融合,真的是不太容易。
不同的結合就會產生不同的狀態。

在《東西半球合論架構參考》網誌中提到「到底《七宮配合他人》是出自於「我很清楚自己的價值,所以我能夠保有自己(有自我感),也能夠配合別人」。還是這個人的配合別人,其實是希望在和他人之中,尋求他人的肯定。藉著別人給予的認同,進一步的來肯定自己的《自我價值》,進階的提昇認同感。

這邊可以看出定宇給西半球一個推論假設:「配合別人,是為了獲得肯定」

所以,如果當事人很清楚,自己是要另一個人的肯定,來提高自己的自我認同或自我價值、自我感時,那也很好,至少他很清楚。很有意思的,如果他們清楚自己是在做這種事,當他在得不到肯定時,多半他也會認了,頂多小小的沮喪,再努力就好。
然而,如果當事人不清楚,自己是「需要藉由另一人的肯定,來提高自己的自我認同時」,而他又得不到肯定時,那他的挫折感就比前者來的大。

可以去想想,有時會遇到一些人,在做了許多事之後,會突然轉向去數落身旁的人,開始說自己做了多少事,甚至又會說自己是「好心沒好報」。有時,這可能就是一個蠻常見例子。


甚至,如果再思考的更深入一點,
如果他本身的自我感不足,即使我們給了他肯定,他還是不滿足。
搞不好又會陷入另外一種「尋求他人的肯定來滿足自己」的「癮」之中。
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