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網誌:當「機車的憤怒中指男」片刻_光的課程行星一_白色之光與金色之光_課前記事 http://tonyankh.pixnet.net/blog/post/35414285

  對於傍晚的事《當「機車的憤怒中指男」片刻_光的課程行星一_白色之光與金色之光_課前記事》,在今晚「光的課程(行星一)」的帶領中,處理了一些,回到家中再度靜心一下,此刻有更好些了。

  今天,在帶領行星一金色之光的課文中寫著「當你們渴望在金色之光的能量中提升並轉化恐懼、憤怒與仇恨時,當你們願意放下自我意識,融入較高頻率時,你們將獲得支持你們願望的機緣與力量」,這讓我回想起傍晚事件的情緒轉換、情緒包裝的快速。

  我感受最深的是,我在大罵轎車駕駛時的「憤怒」,那個緊張的情緒,整個人似乎都要戰鬥起來了。

  甚至,也感受到由「憤怒」引發出來的「仇恨」,在那一個當下,真的很想將駕駛抓出來PK,狠狠的問一問:「到底你是怎麼開車的!」

  在白金色的靜心冥想中,我感覺到「最初的感受,應該是差點被轎車撞的恐懼」。

  雖然,我是慢慢的騎在慢車道上,然而,那台轎車一下子快速的從最內側切到中間道路,還有點偏到外側(差點撞到我)。

  當我稍微騎到稍微前面一點,他則又迅速將轎車開到最外側車道,又在極窄的路況,再超我的車(又差點撞到我)。

  在這極短的時間,極短的距離中,我的感受也有著快速的轉換「恐懼->憤怒->仇恨」。

 

  在知道當時最初未被包裝的感受是「恐懼」時,則令我回憶起許許多多和「車禍」有關的記憶。最早的時候,大概是三歲在台北南機場被機車撞到吧?當時的傷口,現在還刻劃在我右大腿的膝蓋上側。不知為何,似乎從那次之後,幾乎每一到兩年,就得被車撞一次。(所以,我的骨盤到腳之間,有大大小小的傷)。

  此時,以一位機車騎士的身份,回想這些記憶,最令我憤怒的則是,「不知為何,我也常遇到一些「危險駕駛」將車開在我面前。

  例如:

    某次在台北新生南路上騎機車時,一台計程車正開在我的左後方。剛過和平東路沒多久,似乎計程車駕駛看到,大安公園旁有人在叫車,就突然將車「迅速超車」並且靠右!! 為了閃這台計程車,我連人帶車捽壞在路邊。計程車司機載了客人,快速離開了。留下我得慢慢的想辦法回家。 好像我捽車是應該的!

    至於別的例子,

      闖紅燈的機車(轎車)差點撞到正在綠燈直行的我,

    又或者遇到,

      違規左轉差點撞到要直行(或右轉)的我。

  這的只能說:「能閃過,是必須的!!能活下來,真的是命大!」

 

  在上課時,看到上師的訊息寫著「如果你們正經歷著某種情緒上的執著或回憶時,將這景象放在光中,並讓自己從中釋放出來。不要忘了金色之光具有提升與轉化的作用,並能把那最深沉,最黑暗,使你們陷於焦慮與憤怒的影像帶到表面上來。當這能量進入你們的存在,並經由你們而移動時,感受自己在提升中,當你們與宇宙頻率中的光與愛和諧共振時,感受你們已完全獲得自由。

  我想這些過去,在金色之光中,我是該放下了,也該釋放他們了。

 

圓滿在光中

 

學習「光行者」 謝定宇

2011-07-26 1:38

PS:一回要早起送報,有些對學員的感謝文,留待送完報回來再寫。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