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常會說著「我只是一個占星塔羅師」,而非「心理醫生」或「心理治療師」。

大年初二,接了一個星盤諮詢的個案,他很想知道到底目前所處的三角關係,何時能夠有個圓滿的結局。

(在解讀之後)隔了幾天的深夜,
他MSN給我,
說著,這幾天他們兩個都沒什麼互動,也沒什麼交流,,,,以及種種。
後來,他冒出一句「我需要心理輔導,您要收錢也沒關係!

他的這句「我需要心理輔導,您要收錢也沒關係!」,
在定宇的感受中,
會覺得這句是對定宇蠻大的肯定以及鼓勵。

由某些方面,來思考時,
這件事,則也是一個考驗,
我不是一直說,「我只是一個占星塔羅師,而不是心理醫生」嗎?
那此時我接了這個案子,豈不是違反當初所說的一切?

所以,在那個當下,
我選擇的是,把那天占星諮詢的內容,再重覆地描述一遍,
請他再確認,他自己想要的一切。
我則是有跟他提,可以先由一般性的心輔機構去搜尋,
如果還是認為真的有需要,那我再介紹認識的催眠師。

後記:
以「我就是占星塔羅師」、「我就『只』是占星塔羅師」來思考,
自己覺得這次處理的態度還算適宜,
或許這態度還可以再持續一陣子。
至於,那天會想要轉變,那就再看了。
當然,那也可以是另外一種「我就是」的展現。
例如。。。。「我就是很會『變』」

我變、我變、我變變變、、、、
新年期間,輕鬆一下

占星塔羅師 謝定宇 2008 / 2 / 13

全站熱搜

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